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調查分析

生產能力持續提升 綠色畜牧成效顯著——新中國成立70周年浙江畜牧業發展成就

時間:2019-10-08

畜牧業是國民經濟的基礎產業,事關食品有效供給、農業生態循環、農民持續增收、公共衛生安全和民生福祉改善。浙江作為一個資源小省和經濟強省,堅持“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和“生態優先、供給安全、結構優化、強牧富民”的指導方針,突出畜牧業轉型升級的總戰略,率先走出一條產出高效、產品安全、資源節約、環境友好的現代畜牧業發展之路。

一、浙江畜牧業發展歷程

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浙江畜牧業經歷了快速恢復、曲折波動、穩步調整、全面鞏固和轉型升級五個階段,其大致發展歷程可分為以下兩個時期:

(一)改革開放前的浙江畜牧業。

1.快速恢復階段(1949-1957年)。新中國成立初期,浙江百廢待興,畜牧業發展水平落后,1949年畜牧業產值僅為1.6億元[1],占農林牧漁業總產值比重為11.5%。自1953年實施第一個五年計劃以來,畜牧業生產快速恢復。到1957年,浙江畜牧業產值為3.3億元,較1949年增長了106.3%;同時,占當年農林牧漁業總產值比重為12.5%,較1949年增加了1.0個百分點。

2.曲折波動階段(1958-1977年)。“二五”時期,浙江建立了人民公社制度,大部分畜禽由農民個人所有收歸為集體所有。在“大躍進”思想影響下,“三年困難時期”農業減產,飼料奇缺,浙江畜牧業受到較大沖擊。1962年,由于實行“公養與私養并舉,以私養為主”的政策,畜牧業得到迅速發展。1963年,浙江生豬飼養量首次突破1000萬頭,達到1075.6萬頭。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后,畜牧業生產受飼料減少等影響開始下滑,至1969年在“抓革命,促生產”方針指導下,畜牧業又逐漸恢復并發展。以生豬為例,浙江生豬存欄量由1966年末的991.9萬頭,下降到1969年末的890.6萬頭后,逐步回升至1970年末的1111.9萬頭,存欄首次突破1000萬頭,1971年生豬飼養量首次突破2000萬頭大關,達到2266.0萬頭。

1 1962-1977年浙江生豬年末存欄走勢(單位:萬頭)

(二)改革開放后的浙江畜牧業。

1.穩步調整階段(1978-1996年)。

改革開放以后,農村實行的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極大地調動了農民種田的積極性,糧食產量大幅度提高,為畜牧業的發展提供充足的飼料,國家實施的“菜籃子工程”等政策也促進了畜牧業生產。就浙江而言,改革開放初期,生豬存欄量已經達到較高水準,之后穩定調減,由1978年末的1334.7萬頭穩步減少至1996年的892.7萬頭,年均下降2.2%[2]。肉類總產量由1978年的42.3萬噸增加到73.5萬噸,增長73.8%;畜牧業產值由9.4億元快速增加至155.9億元,是1978年的16.5倍。

2.全面鞏固階段(1997-2005年)。1997年以來,我省加快推進現代農業進程,大力發展效益農業,畜牧業生產也得以平穩發展。自浙江實施“西進東擴”戰略以來,帶動了全省畜牧業總量穩定增長和區域協調發展,初步形成了區域化布局、集約化經營、專業化生產的現代畜牧產業格局。2005年末,浙江生豬、羊、家禽存欄較1997年末分別增長了20.1%3.6%29.5%,牛存欄下降了23.3%;肉類產量較1997年增長了63.6%;畜牧業產值增長了50.5%。畜牧業開始由傳統的家庭副業,向專業化的規模養殖轉變。

3.轉型升級階段(2006-至今)。隨著畜牧業逐漸從大農業中分離出來成為相對獨立的產業,各種不同規模的養殖場、專業戶、聯合體等應運而生,并進行了各種產業化形式的探索,規模養殖快速發展,但因和種植業生產不配套,畜禽排泄物無法得到利用,帶來一系列環境污染問題。針對畜牧業發展面臨的問題,浙江于2008年召開了全省生態畜牧業工作會議,結合兩輪“811”環境整治和保護行動的實施,率先推進以農林牧結合、資源循環利用為主要內容的生態畜牧業建設。2012-2013年,浙江連續出臺政策要求按照農牧結合、生態養殖和發展循環農業的要求,加快構建新型畜牧產業體系、促進畜牧業現代化建設。目前,浙江已基本構建農牧結合格局。2018年末,浙江生豬、牛、家禽存欄分別為516.8萬頭、13.7萬頭和8320.6萬只,分別較2006年下降了48.5%40.3%17.7%,羊存欄為125.9萬只,增長了1.6%;豬牛羊禽肉產量為103.9萬噸,下降33.7%

二、浙江畜牧業發展取得顯著成就

(一)經濟地位提高。

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浙江畜牧業以改革促發展,不斷推進建設現代農業進程,緊抓畜牧基礎設施建設,改變了建國初期畜牧業發展水平落后的局面,目前畜牧業成為農村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有效促進了農業增產增效和農民增收。2018年浙江省畜牧業產值達到331.80億元,是1949年的207.4倍;2018年全省農村畜牧業人均經營凈收入達到285.96元,是1954年的22.0倍,年均遞增4.9%,其占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重為0.9%

(二)生產能力提升。

從主要畜禽的存欄量來看,2018年末生豬、牛、羊、家禽存欄分別為516.8萬頭、13.7萬頭、125.9萬只、8320.6萬只。生豬和羊存欄量較1949年分別增長了110.2%25.9%;牛存欄較1949年下降了84.1%;家禽存欄較1978年增長了161.8%。從主要畜禽出欄量來看,2018年全省生豬、牛、羊、家禽出欄分別為911.6萬頭、8.2萬頭、135.1萬只和17195.9萬只。生豬出欄量是1952年的4.5倍,牛、羊出欄分別是1981年的2.9倍和3.2倍。

2 1978-2018年浙江生豬、牛、羊存欄走勢(單位:萬頭)

主要畜禽生產能力的提升帶動了畜產品供給能力的增強。從肉類產量來看,2018年浙江豬牛羊肉產量為77.5萬噸,較1978年增加了35.2萬噸,增長了83.3%,年均增長率為1.5%2018年禽肉產量為26.4萬噸,較1980年增加了20.4萬噸,增長了242.0%,年均增長率為4.4%,有力保障了城鄉居民的肉類消費需求。以豬肉為例,改革開放前,由于糧食飼料的缺乏,生豬出欄周期長且頭重小,提供的豬肉產量較少。1978年,浙江生豬肉產量僅為41.6萬噸,推算平均出欄頭重為71公斤左右。之后隨著飼料的豐富和養殖技術的發展,生豬存欄數雖主動調減幅度較大,但豬肉產量和頭重均有較大幅度增加。2018年豬肉產量為74.0萬噸,較1978年增加了32.4萬噸,年均增長率為1.7%;平均出欄頭重約為125公斤,是1978年的1.8倍。

3 1978-2018年浙江豬肉產量走勢(單位:萬噸)

(三)生產結構優化。

浙江畜牧業轉型升級過程中,畜產品的生產結構也不斷優化。2018年豬肉在肉類總產量中的比重已由1980年的90.8%下降到71.2%,下降了19.6個百分點;禽肉的比重由7.8%迅速擴大到25.4%,增加了17.6個百分點;牛肉的比重由0.7%提高到了1.2%,增加了0.5個百分點;羊肉比重由0.7%提高到了2.2%,增加了1.5個百分點。盡管豬肉在肉類產量中仍占據絕大部分比例,但其他類別肉產量增長迅速,尤其是禽肉產量,說明人們逐漸傾向于白肉消費,更加注重飲食均衡。

4 2018年肉類產量比重

(四)生產方式轉變。

建國后至改革開放初期,受限于糧食產量,盡管政府鼓勵養豬及其他畜牧,但生產方式以散養為主,畜牧生產量不大,除少量國營農場外,基本上沒有規模養殖。由于千家萬戶的分散養殖模式,以及飼養方式落后、養殖人員素質和生產水平不高,使得生產者抵御市場風險能力弱,產品質量安全難以得到保障。改革開放后,在政府推動和市場引導下,各種不同規模的養殖場、專業戶、聯合體等應運而生,并進行了各種產業化形式的探索,生產方式開始由小規模分散養殖轉變為規模化集中養殖。特別是十八大以來,避免畜牧養殖污染成為畜牧業發展的首要問題,浙江嚴格按照環境承載率科學調整畜牧業區域布局,在全國率先重新劃定畜禽禁限養區并完成禁養區、養殖過載區養殖場戶的關停轉遷,加速推進畜牧業生產方式的轉變。2012年浙江年出欄150頭及以上的生豬養殖戶(單位)飼養量為2065.6萬頭,規模化率為63.1%。而根據2018年摸底調查數據,2018年底飼養量達到3000頭及以上的生豬大型戶飼養量為862.2萬頭,占全省比重已達66.1%,規模化效應顯著。

此外,浙江積極推進畜牧業“機器換人”,大力發展“智慧農業”,通風控溫、污水處理、自動化飼喂等設施加快普及, 2018年年出欄3000頭以上養豬場自動飼喂設施化率達65%,較2017年增加了15個百分點,已創建標準化示范場1000余家。

三、浙江畜牧業生態高效發展亮點紛呈

(一)疫病防控能力提升。

浙江從動物疫病防控、畜產品質量安全監管、病死動物無害化處理等方面入手,牢牢守住畜牧業發展底線,切實保障食品衛生與公共衛生安全。加大資金投入用于獸醫實驗室、鄉鎮獸醫站、省際檢查站、病死動物無害化處理設施等建設,推進畜牧獸醫體制改革,構建省、市、縣、鄉、村五級動物防疫員隊伍。在重大動物疫病防控上,率先建立重大動物疫病防控責任體系,創新實施省外動物及其產品調入風險評估制度和強制免疫評估工作制度,開展重大動物疫病防控行動,嚴把動物及其產品檢疫關,做到應免畜禽的重大動物疫病免疫密度達100%。在畜產品質量安全監管上,大力推行標準化生產,建立了《浙江省生鮮牛奶質量安全監管責任制和責任追究暫行規定》等一系列制度,全省養殖、流通、屠宰等環節實施“瘦肉精”等違禁物質抽檢,抽檢合格率保持在99.9%以上。在無害化處理上,抓好病死動物無害化處理,組織重點流域病死動物防控行動,及時消除隱患,截至2018年已建成42個病死動物無害化集中處理廠。全省有61個縣(市、區)實施生豬保險與無害化處理聯動,23個縣(市、區)實行跨區域聯動處理。

(二)畜牧業綠色發展加快。

浙江注重可持續發展,堅持走高效生態農業道路。自上世紀90年代起,通過發展規模養殖和生態畜牧業,破解了畜牧業發展瓶頸。作為全國首個現代生態循環農業發展試點省份和全國首個畜牧業綠色發展示范省, 浙江緊緊圍繞“打造綠色農業強省”目標,堅持頂層設計與基層實踐并重、面上推進與示范創建并舉、先行先試與總結完善并行,以“養什么都可以,但決不能污染環境”的決心,加快推進畜牧業轉型升級、綠色發展。編制和實施了畜牧業轉型升級發展規劃,按照農牧結合、生態養殖和發展循環農業的要求,合理布局,科學確定養殖規模,確保養殖業發展與環境承載能力相適應,并依法劃定和調整“禁、限養區”。浙江全面完成保留規模場“一場一策”整治驗收和線上視頻防控設施建設,基本完成散養生豬和規模水禽場整治任務,建立線上線下聯動防控機制。同時,率先在全國啟動美麗牧場建設,對保留規模場進行生態化改造提升,全省90%以上的規模豬場采取農牧結合的養殖模式,截至2018年已累計驗收通過957家環境美、產品美、收入美的美麗牧場。

(三)產業化經營特色顯著。

浙江大力推進以產業化為核心,利益共享、風險共擔的新型畜牧產業體系建設,產業化經營取得重大進展。著力培育龍游龍珠等新型畜牧合作組織,探索并實踐了桐廬萬強農莊、義烏順旺等多種農牧結合生態化建設模式,青蓮、華統、湖州溫氏、江山恒亮等龍頭企業實力不斷壯大,創建了全國首家飼料原料集團采購平臺,全產業鏈構建取得重大進展。

因地制宜,根據不同區域特色布局產業發展,形成優勢特色畜產品區域。一是平原區域以產業帶式發展居多;二是水網區域畜牧發展以環境承載力為標準;三是山地丘陵地帶發展循環農業優勢明顯。通過實施畜牧業“西進東擴戰略”和優勢畜產品區域布局規劃,提升了浙西、浙北等畜牧主產區的產業檔次,充分發揮浙東南地區資源優勢,形成了優質豬、肉禽、蛋鴨、奶牛、湖羊、兔和蜂等優勢區域,以及羽絨、皮革、蜂產品等加工特色優勢區,建立了一批生豬、蜂產品、兔毛和羽絨等外向型生產和加工基地。

(四)生態化治理持續改善。

為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生態文明建設思想,牢固樹立和貫徹落實“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浙江堅持保供給與保生態并重。一方面,嚴守畜禽養殖零污染底線。按照“減量化、無害化、資源化”和“主體小循環、園區中循環和縣域大循環”要求,全面開展了畜牧業污染整治,全面完成年出欄5000頭生豬規模養殖場糞污處理設施建設,完成保留規模養殖場智能化防控設施建設并納入當地環保或“五水共治”監管平臺,確保養殖污染全方位監管。另一方面,進一步推進高水平利用養殖廢棄物。按照源頭減量、過程控制、末端利用的思路,以沼氣、生物天然氣、農用有機肥和農村能源為主要利用方向,進一步健全制度體系,強化責任落實,完善扶持政策,嚴格執法監管,加強科技支撐,持續深化畜禽養殖廢棄物處理和資源化利用,深入推進畜牧業轉型升級和農業綠色發展。2017年在全國畜禽糞污綜合利用考核中浙江省列全國首位;2018年,浙江畜禽糞污綜合利用率88%,居全國前列。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浙江畜牧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取得了空前的發展,為加快現代生態循環農業發展、打造綠色農業強省和建設“兩美”浙江打下了堅實基礎。

 

上海快三开奖一定牛